足魂体育
查看: 6|回复: 0

家在远方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皇爵

Rank: 8Rank: 8

积分
40048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在远方
  

  家在远方

  ——晚秋的蝴蝶

  

  

    

  

  

  故乡是我回首萧瑟处的一抹冬日暖阳,温馨而忧伤;是无法拒绝的回忆中隐隐的硬伤。

  我的家乡在一个遥远的小山村,屋后是葱茏的茂竹,房前是清清的水田,旁边是一些樱桃,橘子香蕉之类的果树将小屋紧紧拥在怀里。徐徐清风,关于那些岁月,那些欢乐忧伤都在树丛里摇曳。那些往事如女贞树花一样轻轻飘落,荡起点点记忆的涟漪。

  关于家的记忆是房前屋后的那些竹林抑或是一个不起眼的墙根。中午在大人午休的时候,几个小孩子不约而同聚在一起,过家家,或者捉迷藏,或者是去寻找一些花草栽种在院落里,可是在一个孩子的眼睛里,杜鹃花的的红烁,喜鹊花的绚烂,山茶的苍白,红籽花的娇小----整个世界都是美丽而充满了诱惑。于是,我们用自己的有限的知识来阐释眼前这个丰富的世界,为不知道名的东西一一命名。所有的游戏都是在父母的呼唤声中结束。当我们各自跑回家的时候,便会听到有的伙伴被父母责骂的声音,或者是大人命令孩子做家务的呵斥声。

  我很感激我的父母。因为他们给了我们最广阔最自由的天空。

  每当夕阳西下的时候,袅袅的炊烟从茂密的丛林中飘然而起,如同一朵朵盛开的夏荷,然后又逐渐弥散入沉沉暮霭中,放学回来的母亲就开始忙碌家务,做完了功课的我们开始等待着父亲下班,等他给我们借回一本本小图书。在我们的心中,父亲的帆布包就是阿里巴巴的宝藏,在那里我们认识了海的女儿,卖火柴的小女孩,还有李清照---昏暗的油灯照亮了山村的一个个夜晚,让大山的孩子心儿走得很远很远。

  早起忙完家务的母亲便开始给我们梳头,三个女孩还要臭美的留长发,母亲一边用柔柔的手给我们编头发,一边给我们讲故事,也就是那时我认识了居里夫人,撒切尔夫人,让我们明白了女儿也当自强,这样母亲编织我们的长发也编织着我们的理想。

  然而最难忘的是看露天电影,早早吃了晚饭,母亲背着弟弟,牵着姐姐,我和妹妹就在父亲的箩筐里恍恍悠悠,回家的路上踏着月光而回,全家行涉在山间小路上,我和姐姐兴奋的说着电影的情节,父母一边耐心的听着,偶尔帮我们补充,也许是天黑看不清,总而言之我已经忘记了父母当时的表情。但是我却记得那份温馨,记得有一次我从箩筐里出来自己走。把月光下的水田当作了宽宽的石板路。

  童年就在父亲的扁担摇曳中匆匆而过。

  母亲纤纤的手指粗糙了,父亲的背也不再挺拔。那些曾经漂亮的新白癜风医院名医齐聚娘子已不再鲜亮。曾经一起玩过的伙伴有的出嫁到了远方。其实第一个走出老家的是我的伯父,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季节,带着妻儿去了上海,我不知道当他走出山坳回望故乡时是不是依稀望见了老家的殿宇的一角。伯父离开了没有再回来,捎回来的是他的一句话,“让孩子们多读书”还有装进了一个盒子的他。伯母一个人在在上海拖着四个年幼的孩子,用她柔弱的双肩担下了生活的重荷。

  而我看到第一个离开这个世界的是一个堂哥,他是被一个庸医医死的,我站在他门前,看着他的脸色由黄变青最后成为紫色,第一次发觉死亡是那么的简单,后来母亲说我哭得最伤心。但是当我知道堂兄的母亲,就是我的婶婶死亡的消息时,我一直默默流泪没有任何声音,因为那个寒假结束离开老家时,父亲就对我们说“你们婶婶的病越来越重,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你们下次回来,去看看她吧。她一直很苦。”是的,一直苦,一生苦。生于贫寒人家,早早出嫁,一大群孩子,而三伯父为了照顾家中的父母,在外读书的弟弟基本上没有念书,他的一家孩子也没有读什么书,一直在乡下劳作,我们埋葬了三伯父,堂嫂,堂姊。回家。每一次都是一种穿云彻雾的疼痛。

  多年以前,姑妈就叹息说,当时伯父说过,三伯父为大家牺牲了很多,今后只要大家有饭吃,就不能饿了他们,尽管三伯父家失去的亲人里没有饿死的,但是他们大多是穷死的,因为贫穷,他们透支生命,因为贫穷,他们不能接受必要的治疗,沉重的生活让他们还没有抬头喘气的就让他们永远倒在故乡的土地上。而我们却无能为力,当堂姐在医院需要庞大的医疗费时,我们这里正为经济待遇准备罢工,当我们拿到钱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过去。

  自从父母搬出老家以后。我们很少回家,该回家的时候,没有时间;有时间的时候,却找不到回家的理由。多年以来,一直寄居于异乡的一个小阁子里,看山人踏歌而来,踏歌而去,故乡的影子便在眼前浮动。窗外,山风掠过,望帝声声“不如归去”。可是归去又何如?

  记北京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得多年以前还在老家的父亲曾经写信说我大学时栽种的马蹄莲开得越来越盛,言语中渗出一种孩童般的开心。也许,父亲的心中,看到的马蹄莲就是看到了他在外的女儿。而多年以后,我却依稀记得父亲当年寄来的汇款单留言里那六年中最熟悉的话“天冷,记得把棉絮加后,你有鼻炎,记得多吃蔬菜”。

  哦,爸爸,我想告诉你,你才是我心中最美丽的花束,永不凋零的花束。

  一日,在网上看到,母亲的一个学生,北京那个医院治疗白癜风最好毕业回去当了老师。因为教育一个违规学生,差点被那个学生暴打致死,结果在那老板家长的一路打点下,在民愤群激中,居然烟消云散。我想,我们回不去了。

  故乡的年轻人陆续从老家出走。大多在外面安家,而我们这些在异乡漂流的人就象无根的豆芽,偶尔长得茁壮,但是却易折。故乡渐渐成了一座空城,尽管那一砖一瓦都见证过一个家族的兴衰,一个群落的奋斗与挣扎,故乡也许只能生存于记忆里了。

  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 ,没有人的老屋房门紧锁,院中的马蹄莲开了又谢,屋后的黄葛树枝繁叶茂,房前的樱桃红了又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